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頻道 > 部門動態 > 正文
關注宜賓新聞網
轉發微博
?市科協被評為2019年青少年科技教育工作優秀組織單位
2019-12-26 17:36 來源:宜賓新聞網

宜賓新聞網12月26日訊 (肖雯文 記者 張潔“二姐,還認得出我不?我是你妹啊,這么多年你都到哪去啦……?”12月24日上午,在云南大關縣天星鎮營盤村,48歲的王燕(化名)緊緊拉著姐姐王惠(化名)的手不愿松開。她身旁,王惠的老公唐強(化名)更是激動地無法言語。這一刻,王惠的家人已經期盼了近20年。這一次重逢,是一次團圓,也是市救助站近期開展的寒冬送溫暖尋親活動的一部分,其目的是幫助在外漂泊的流浪人員與家人團聚。

高速路上行走婦女被送到救助站

2018年9月16日下午,高速公路3中隊4大隊民警將一名流浪女子送到了宜賓市救助管理站,據民警介紹,她因行走在高速路上被正在巡邏的民警發現后帶離,該女子疑似精神異常,口齒不清,無法溝通。

宜賓市救助站工作人員立即為她辦理了入站手續,并端來熱飯熱菜,女子一陣狼吞虎咽,似乎已經很久沒吃東西了。工作人員試圖與女子交流,然而無論詢問什么問題,她的回答都是“不曉得”。接下來的幾天,工作人員對其悉心照顧,一直耐心甄別其身份,可讓人失望的是,不管如何溝通,她總是神情呆滯,前言不搭后語。同年12月2日,女子突然神志異常,表現出較嚴重的精神病發作癥狀,市救助管理站本著“先救治、后救助”的原則,立即將其送到宜賓市康復醫院進行治療。經醫院會診,女子患有偏執型精神分裂癥。經過一段時間的醫治和精心照料,女子的病情開始好轉。

12

宜賓市救助站三名工作人員與王惠及家人合影。(市救助站供圖)

耐心詢問只言片語中尋找希望

在宜賓市救助站滯留的1年間,為了對女子和其家人負責,救助站一直安排女子在宜賓市康復醫院接受治療。治療期間,工作人員經常到醫院探望病情和女子交流,并把她提到的只言片語都詳細記錄下來,希望能在對話和口音的調查中收集到一些蛛絲馬跡。通過反復耐心詢問,女子終于說出了一些片斷式信息,“他說自己叫‘翁鳳(諧音)’,生活習慣提到過‘吃土豆’‘種包谷’,家庭住址方面,也只能說出‘毛坪’‘寨子’‘南天門’三個地名。”

根據女子口中得到的信息,救助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將尋親范圍鎖定在云南昭通附近。一年來,市救助站通過發布尋親公告、全國救助系統尋親網、今日頭條、對比迷失人口信息庫、人臉識別等多種方式,還曾到她提到過的“南天門”所在的大關派出所查詢,但無奈全國同名的信息太多,掌握的有效信息又太少,始終未能核實其真實身份信息。

2019年12月中旬,根據中央關于開展服務質量大提升專項行動的有關規定,女子即將被安置到宜賓市社會福利院生活。盡管如此,市救助站從未放棄為她找到家人的信念,抱著不放棄、不拋棄的責任心再次詢問,女子終于又說出了“鄭家寨”三個字。經查尋,昭通彝良地圖上確有此地,為幫女子盡快找到家,市救助站決定帶著她實地尋親。

派出所積極熱情幫救助站查詢女子的信息,此時正在為她做人臉識別。(市救助站供圖)

派出所積極熱情幫救助站查詢女子的信息,此時正在為她做人臉識別。(市救助站供圖)

深入實地查找一波三折終到家

12月23日,市救助站工作人員帶著女子,踏上了往彝良的實地查找之路。 一路上,因為暈車,女子嘔吐起來,工作人員無微不至的照顧使她慢慢恢復。 6個多小時的翻山越嶺,一行人終于到達彝良縣龍安鄉,然而在當地派出所的協助下,經過人臉對比和在籍人口、失蹤人口、死亡注銷人口的仔細查找,仍查無此人。于是工作人員又驅車帶著女子,挨個向周邊路人和商販了解情況,并詢問大家是否認識她,但得到的答案都是“沒見過”。不知不覺已至半夜,工作人員一路打聽無果后只好陪著女子在周邊的酒店休息下來。

“山窮水復疑無路、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第二天早晨,也許是感受到了離家越來越近的氣息,正吃著早餐的女子突然對工作人員說到“營盤”二字,通過地圖查詢,工作人員發現在大關天星鎮確有個營盤村,摒棄了頭一天的灰心喪氣,抱著一絲希望,工作人員帶著女子試著往彝良縣和大關縣的交界處尋去。在距離營盤村還有三公里處,路邊一戶人家在辨認時說“我覺得她很面熟,好像是汪家的女兒。”汪家?這不正和女子提供的姓氏雷同嗎?工作人員頓時興奮不已,根據這戶人家提供的路線,工作人員快馬加鞭,山路崎嶇陡峭,但這一次他們信心百倍。近一個小時的顛簸后,一行人終于到達目的地——大關縣天星鎮營盤村。

與在路上沉默不語不同,當被告知到了營盤村時,女子立刻有了精神,透過車窗不斷向外張望。剛到村頭,工作人員下車詢問村民時,便有一名上了年紀的村民認出了女子,此時這里正辦著喜事,頓時幾十個人圍攏而來,一位婦女驚呼道:“她是我同學,上學時學習成績可好!” “唉,他確實是王惠,十多歲時大腦失常了。” “沒錯,應該就是王惠。”……村民們紛紛議論開來。這時,熱心的村民開始指路,把工作人員帶到村委,該村村主任告訴工作人員,王惠結過婚,有三個兒子。她離家后,家人找了那么多年也沒找到她。“沒想到,今天被你們送回來了,實在太意外、太驚喜了。”一邊說著,村干部立即幫救助站工作人員聯系上了王惠的家人。

13

王惠的家人趕來村委會。(市救助站供圖)

沒有相擁哭泣見面更多是溫情 

沒過一會兒,王惠的丈夫、妹妹、妹弟們都來到村委, 一進大門他們便認出了王惠,“你去哪了? ”一句簡單的問話,看得出丈夫對妻子的牽掛和擔憂。沒有想象中的擁抱,唐強站在那里看著近二十年未見的妻子,好像還沒緩過神兒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 

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 ”丈夫唐強重復著這句話。“我是王燕,二姐,還記得我嗎?” 王惠的妹妹王燕拉著王惠的手說著自己的名字,王惠聽到這個名字后原本冷淡的臉上竟然露出笑意,點頭說記得。“我們都不相信她還活著,她的戶口都已經注銷好多年,我們都以為她死了。” 王惠的妹夫周華告訴救助站工作人員,王惠具體的走失時間他已經忘了,只記得當時兩人的大兒子都在讀書,現在大兒子已30多歲,王惠已是兩個孫子的奶奶,最大的孫子都上小學了。“她原來是健康的,自從嫁了人之后,精神就越發不太正常了,她從家走失后,我們的親戚、朋友都在附近幫忙尋找,但一直沒有音訊。”

剛到營盤村頭,村民們紛紛認出了王惠。(市救助站供圖)

剛到營盤村頭,村民們紛紛認出了王惠。(市救助站供圖)

臨別叮囑家人避免單獨外出 

聽說王惠回家了,這個不大的村子頓時熱鬧起來,眾多鄉鄰趕過來分享這一快樂時刻。因為王惠回家,不少鄰居和妯娌都來慰問。“可算是回來了,我們大家沒少找了,周邊的村莊,以及彝良縣城都找遍了。 ” 王惠的妯娌告訴救助站工作人員,以為再也找不到,周邊的水庫池塘也都打撈了一遍,始終沒見到人。“沒想到今天送回來了,真是太感謝了。 ”除了妯娌,王惠的鄰居也替這家人團聚而高興。 

王惠是如何到的四川,這始終是個謎,她對此只字不提。“這些年,她一定在外面吃了不少苦”家人們雖然弄不清王惠這些年怎么過的,但他們覺得,能回家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這下可得好好看著了,不要讓她一個人在家或者單獨出去,以后最好是寫一張紙條,把她的詳細信息寫在上面,便于查找。 ”臨行前,市救助站工作人員囑咐王惠的丈夫說。 

由于外出流浪多年,王惠的戶口已被注銷。村委表示下一步,他們將協助家屬重新為王惠上戶口,并辦理新的身份證以及醫保,確保她以后的生活沒有后顧之憂。     

作者:肖雯文 記者 張潔 編輯:羅艷菊 責任編輯:龐依依
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宜賓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宜賓新聞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授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許可,禁止進行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。
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宜賓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如涉及版權問題,請主動與我們聯系。
一周排行

秒速赛车走势技巧 好易配资 微信红包打麻将下载 湖南麻将微信群 微信福州麻将圈技巧 世界杯足球比分直播 福建11选5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多的获胜吗 幸运飞艇全天免费计划网 郑州麻将游戏下载 大众麻将胡牌公式 p3开机号 新湖北十一选五开奖